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刘一夫篆刻印象

浏览数:50
文章附图

    




嶺南新军 黟山传灯

                                                      刘一夫篆刻印象

唐存才

黟山黄士陵篆刻从明清流派印风上溯秦汉两周印典,最终形成面目崭新的篆刻流派——黟山派。他对近现代印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中尤以粤地为最。他的艺术传人中李尹桑、易孺、邓尔疋、冯康侯等均在岭南印坛具有很大的声望。刘君一夫,长于粤地,见贤思齐,醉心金石,长于书法,精于篆刻,于黟山一路心慕手追经年不渝。近年来更是佳作叠出,篆刻初具面貌,不仅在岭南而且在全国印坛崭露头角。

与其他的传统艺术一样,篆刻艺术十分讲究对于传统经典的传承。刘君的篆刻艺术以秦汉印章为基础,加上对明清流派印的学习,再回归潜心研究黟山黄士陵印风而最终形成自家面貌。这是一条经过刻苦学习之后,参以个人审美取向而做出的理性选择,也是一条众多篆刻家成长的正途——在学习传统经典的基础上选择适合自己秉性的道路,逐渐走向成功。

打开这本印谱颇有“舒卷浑同岭上云”之感,其中朱文线条劲挺,白文气格沉穆足见刘君学习黟山派用功之深。这得力于作者对黄士陵篆刻的理解并非停留在“依样画葫芦”的描摹阶段,而是希冀能够由表及里地追求黄士陵篆刻的核心元素乃至黄氏篆刻内在的艺术精神。

历来大篆刻家并不是将自己囿于印章之内,画地为牢,作茧自缚。而是能够博采众长,为我所用,所谓“功夫在诗外”。对于篆刻而言这样的艺术养分,首推书法。不难发现,刘君的印章中有着很好的“书法表达”,或许好的印章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刻的像写出来一样。黄士陵书法和印章传递出高度统一的精神气韵,这是每一个学习黟山派篆刻者所不能忽视的事实,也是完成从左顾右盼到入其堂奥突破的重要一环。刘君的艺术训练从未忽视过这一点,在书法学习上从未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这使得他能够在更高层面和古人交流与前辈神会。

在“当年云淡风轻”一印的边款中他提到“印人以汉为宗者黄士陵最为光洁,古气穆然.余作此印以黄氏刀法,利刃直下,欲求劲挺之势,又为免于呆板,用线稍作倾斜,个别字求方圆之变”。篆刻家对于篆刻的理解决定了自己能够走多远,这样才能做到“心手双畅”而事半功倍;在“不厌其烦”一印边款中他提到“吾嗜玩刻,已有时日,经年累月已成癖好,每有时暇孤灯为伴与石相磨。凡作一印揣摹累积与复加易稿为常不厌其烦。”可见刘君对于篆刻的执着和求索之艺术心态;在“拙中藏巧”一印的边款中他提到“自以为病叟凿石运刀如笔,冲切自然,长画沉实,短点痛快,拙处令人神往矣”,可见对于艺术规律他是何等的明白,堪称胸有成竹。同时,刘君印章中的词句文雅,题材广泛,这也是明清文人篆刻一脉的应有之意。诗词歌赋、格言警句、花鸟鱼虫、体悟心得均能入印,令人读来如沐春风。这样的内容与其追求的典雅静谧的艺术表达方式相映成趣,又相得益彰。

作为今天的篆刻家,对于传统经典抱一个怎样的态度是我们必须正面和回答的问题,谁也绕不过。对于这个问题刘君也有自己的思考,这是他在创作上和精神上的最强大的支撑和底气。同时,所有的继承都要打上“时代”的烙印,这就需要我们的作品具有属于这个时代审美特征。当下“黄士陵印风”颇为流行,许多篆刻家心中都有属于他们的“黄士陵”。刘君作为其中的一员正用自己的思考与实践为我们展现属于他自己的“黄士陵”。

谢稚柳先生有云,继承传统越深,则自家创作越精。






    

  

    


    

  

    

         

    


    


    



    


    


    


    


    


    


    



    


    


    


    


    


    


    


    


       江南无所有 聊赠一枝春


    

      微雨竹窗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