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渔衷曲(小说节选)      陈慎昌

浏览数:60

                                                 渔衷曲(小说节选)

                                                    陈慎昌 著

                                                      (一)

   捕鱼能手任海兴在水产公司结好卖鱼磅码单后回到船头昂首远望海面,紧锁眉头,时而拍打脑袋,时而自言自语......

   “喂!石虾爹,呆够了没有?还不回来吃晚饭。”妻子碧花在船尾厨房边炒菜边叫。任海兴低着头看表:“啊!差不多六时了,是该吃饭了。”佳肴上桌,任海兴问:“石虾娘,怎么不见石虾,石蟹儿呢?”“唉!这还用问,那一次船靠岸他俩不是约同学到酒楼大吃大喝!”任海兴接过饭碗后,二话没说,三两口便扒完起来对妻子说:“我有急事得上岸一趟,可能要晚点回来。”“你今晚怎么整个人痴呆呆的,是不是丢了卖鱼款?”“碧花还想说什么。可抬头望去,丈夫已摇小艇老岸了。

   早几提渔业政策放宽,承包责任制到船,任海兴胆大心细,一马当先,在全港中第一个招示买集体的船。多年来积  的智慧一涌而出,他第一个弃旧改新网作业,增购导航仪等先进捕鱼设备,大胆开创新渔场,连创几年全港的捕鱼产值,产量最高记录。贷款一事,也许会看在这一点的份上,党的十三大报告中不是指出要支持发展社会生产力吗......任海兴盘算着想镇委大楼走去。

   “啊!海兴叔,你来得正好!我正要落船找你。”刚从镇委大楼走出不断的秦书记握着任海兴的手说。“秦书记,你有事找我?”“是呀!你又向国家交售五万多元的优质鱼货,我是找你表扬的呢!”“秦书记,我阿兴受之有愧了,捉到几条鱼有什么理由不卖给国家呢?又不是白送的。我能够有今日应该感谢党和政府的支持才对!”任海兴心理很感动。“那你找我有什么事?”秦书记这一问才使任海兴记起自己的事。“秦书记,我有条大事要跟你商量,而且非要你支持不可的。”“什么事这么严重?”“是这样的,我想把现在的刺钩船卖掉,再装两艘大马力的拖网,围网两用作业的机船,凭我三十多年的捕鱼经验估计,今后的海水鱼汛对拖、围网船更有潜力。可惜,我资金不够,还缺四十五万元哪!你秦书记是否可带我出面到银行贷这笔缺款?”任海兴憋着一口气把心里的盘算端出来。

   “海兴叔,你这个想法很好呀!很好......”秦书记拍拍任海兴的肩膀。沉思片刻,“海兴叔,你扩大生产力,发展海捕生产,我理应支持。”“当真?”“那还有假?”“好!那就一言为定。”“君无戏言,你明天早上上班时间来镇委会,我同你一起到银行和项主任商量,看这笔款怎么贷法。”“秦书记,这事就全靠你了,明天见。”任海兴激动地握着秦书记的手。

   第二天,任海兴做了一天秦书记的随行官。四十五万元的贷款通过秦书记担贷二十万水产公司代货二十五万款。款解决了。当任海兴拿着两张贷款合同兴奋地返回自己的船时,已是夕阳西下光景。

   “今日整天不见你,又到那里去了,好象失魂鸡似的。”妻子碧花唠叨着。“别嘈了,我有话跟你说,我明天要出广告卖船......”“你说什么?卖船?我们一家不是做得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要卖船?”碧花末等丈夫说完就来气了。这时,任海兴拿出那两张贷款合同递到妻子面前,并把自己卖旧船装新船的设想细说一遍。“告诉你,过几天就送石虾、石蟹孩儿到县水产局参加渔船驾驶技术培训班学习。待新船装好了,我还要出广告招收十多名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帮工出海!哈哈......拿酒来!”任海兴兴奋的对着碧花直嚷嚷。

   第二天一早,为订装两艘新船的合同,任海兴一翻起床就向造船厂的方向走去。朝阳在海于远处冉冉上升,把红色的光扬扬洒洒地铺在这个闯海人的身上。

                                              (二)

   “海兴叔,有你的电报”。刚来到镇邮电所海报栏的任海兴被邮递员喊住。“有我的电报,谁打来的?”“不错,你看便知了。”海兴叔急忙拆开电报,“爹渔船驾驶培训班已结业不日可返家虾蟹儿”。看完电报的任海兴在他那渔工才特有的粗犷的脸上露出微微笑意。

   “石虾石蟹儿呀!你们回来得正好!”“爹,我们的新船装得怎样?”石虾边放行李边问。“要是你早两天回来就有热闹够你们瞧的”“装船玩意有什么好热闹的?”“你拉不知,镇委会,镇政府为我们两艘新船下水,举行了既隆重又简单的剪彩仪式。隆重的是镇的高干几乎全部出动,他们当中有镇委正副书记、镇府正副镇长一班人,还有银行、水产、税务、工商、派出所等有关单位的头头儿。两艘新船是在雷鸣般的鞭炮声中顺着滑道不水的。哎呀!差点忘了,还有围几层看热闹的群众,整个场面人山人海,十分壮观,你们说热闹不?简单的是咱只用白酒清茶一杯宴请各位贵宾!”海兴叔喜得象放连珠炮似的。石虾听完爹的话深有感慨:“要不是你爹亲口说的,我们也真不敢相信啊!”“事情办得如此顺当,但愿这是我们的好兆头吧!”石蟹亦动情地接话道。

   “来,我们爹儿三人研究一下收出海帮工事儿。”“不用这么早,不是还有二十多天的机械安装,船才能出海吗?”石蟹不解地抢先问,“我真现在招收帮工已是时候了,因为我们的船除了一般船有的仪器配备外,还有更先进的海捕设备如卫星导航、雷达、定位仪、电台、对讲机、多功能的深海探鱼机等。”石虾稍息一阵接着说:“爹,我有一个想法,为使帮工能初步掌握这些器械设备的使用和懂得些航海理论知识,准备用十五天的时间请镇中学渔机班的樊老师给帮工上课短期培训,好吗?”“还是大哥想得深透,你看怎样?是不是也提出自己的见解?”任海兴向坐在对面的石蟹说。“哥哥的想法很好,我同意。”

   石蟹轻轻地拍拍石虾的臂膀笑了笑。海兴接话:“如果无其他意见,就这样定了吧!”“喂!船老细,我做厨房工最合适,给我报个头名吧!”一直沉默在旁边的老伴碧花双手摇着丈夫海兴的胳膊柔声软气。“都什么年纪了,还来这一套。”在场的石虾石蟹见到爹这么说便哈哈大笑起来。“他娘呀!还不快拿酒来,站着做什么?”“唉!装船几个月还未喝过酒,今天,咱一家人要痛痛快饮几杯罗!”海兴叔的酒隐痒到了颈喉上。

   隔日一早,任海兴在邮电所的海报栏贴上出张红纸写金字的招工启示。“海兴搞啥鬼名堂。”“末见过‘蛋家佬’也能招工当老板。”“还不赖呀!出海的也要收大专高中文化程度的。”“阿兴这两年发了真够运的”。“就长把嘴,满海都是钱,你都不去捞?鬼叫你无这个胆量和本事!”......围观在招工启示前的众人们七口八舌议论开了。“秦书记,海兴的新船听说是你帮贷款的,是吗?”不知谁突然发现镇委秦书记也在围观的人群中。“不见得,应该说的政策允许,银行、水产部门支持!”“海兴叔真有福气!”那人自言自语。

   这时,秦书记才认真地看起任海兴的招工启示:

   根据渔业生产需要,本人新装两艘500匹马力的深海围网船,配备目前最先进的仪器设备。为此,招收18名大学、高中毕业文化程度的出海帮工,其中:机轮长2名,副机轮2名,副驾驶2名,板面工10名,厨房工(女)2名。同等条件,有两年以上出海经验的人员优先录取。有意者即日起五天内到本镇东边街15号小舍报名。薪水面议,特此启示。

   渔民海捕专业户任海兴启

   秦书记一口气看完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秦书记,你也在这里,我正好有件事告诉你,水产公司柳经理已同意供应20吨牌价柴油支持我首次开航用油。他说是你叫这样做的!真的好感谢你呀!”“支持渔船开创新渔场是应该的。”秦书记停了停:“海兴叔呀!还有什么困难即管找我,我会尽力帮忙解决的。”“麻烦书记你了,谢谢!”任海兴拉着秦书记的手感激不已。“比心机做吧!”秦书记轻轻拍着海兴叔的臂膀道别。

   任海兴经过十五天的紧张张罗,新船机械安装,网俱备套设施,出海帮工技术培训......一切都顺顺当当。新船试航已准备就绪。

   “石虾他娘,给我拿酒来,我要为新船试航成功干几杯。”“要哪种酒呢?”在一旁的碧花接过丈夫海兴的话。“老糊涂,还用问,给我拿五年前用长白人参西沙六群鱼翅浸的酒。”“当心饮酒,你不是说要到水产公司商量预借渔需物资吗?”妻子碧花在丈夫海兴的耳朵提醒。“哎哟!我差点记忆了。”“你呀!有酒饮什么都忘记了,我早就叫你不要饮酒了,你就是不听。”碧花满肚怨气。“你知道个屁,如果没有酒,那有我阿兴的今天。唐代诗仙李白不是靠酒而给后人留下数百篇千古绝句吗?”碧花见丈夫这么说不想再争论下去而干自己的话。“我决定明天正式开船出海,到水产公司办妥预借物资手续,还要找秦书记打声招呼!”海兴站起来对妻子碧花说。

   注:创作于1982年的《渔衷曲》荣获2002年中国作家世纪论坛全国作品评比小说一等奖,在人民大会堂由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王蒙颁奖,并入选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国作家杂志社出版的中国作家优秀作品集《畅想新世纪之歌》一书。